壓抑

呆住了

手拿着手機,卻敲不出多少字
是我的中文退步了嗎?
我想了得久
由何時開始,我的腦中沒有了思考
所信念的 不復存在
所依靠的 已經逝去
感覺 在唱着一首很長很長的歌曲
我不懂的歌詞 我不會的旋律
我只是 一直一直的唱下去

回到起點

23歲了,上一次,寫網誌,已經是21歲的事情,xanga已經消失了,母校已經消失了,曾經的友誼都已經消失了。

2014年,還是一事無成,停步的,一直停步,回首,才發覺,失敗者依舊是失敗者。
夢碎。只在生存,沒生活,因為沒有活着的感覺。
但是,我不會屈服,我不是海子,我不是顧城,由我放棄文學開始,我就不會屈服,我知道,文字上的軟弱,生活硬生生的壓迫,金錢上的威力,在一段一段的詩語中,根本沒有反抗的力量,屈屈不得志,繼而行文取暖,弱者也。我不信鬼神,我不信來生。生着只有一剎,死卻是永恆,別跟我浪費生命。
或許,這一刻,命運,機遇,不如意,我深信,強大的意志可以改命運,繼而改變世界。假設,這世界,有名為神的存在,我,一定會把你擊敗,這不是狂語,只是一場對你的復仇。
反正,失敗或成功的下場,都是無盡的死亡,何不瘋狂一次,再不屑這個醜陋的世界?

習慣

其實,已經習慣了,生活沒有信念,生活沒有理想。每天,起床,進食,睡覺,一天完結了。

每天,總幻想,然後,嘆息。總認為自己平凡就夠,認為自己永遠不是什麼大人物。

做事總是馬馬虎虎,對話總是吊兒郎當。眼神總帶著不屑。

喜歡的人很多,愛上的人一個也沒有。
我不在乎別人,更不在乎自己。

這就是我。

天真

今日,給某人取笑我太天真。

也許,是吧。
我天真的認為,世界可以很簡單。

你不屑我多麼的單純,多麼的不懂世事。

我也只能一笑置之。

總覺得,這幕出現太多次了。

我也笑了很多次,真想哭一次。

六點,我竟然醒了。

肚很餓,很冷,再也睡不了。外面的天空還是黑黑的。

根本沒有起床的意思。

大家都變了,各有位置,而我的位置,就是這個被窩。

很累很累

剛剛過了二十一歲的生日。

想不到我還有寫網誌的勇氣,自上了中六以後,我都很少寫了。這年間,真的發生了很多事情,可以說,我人生改變了很多。

從前,我總在認認真真,幹任何事都充滿幹勁。我曾經相信,熱誠可以打動任何人,我曾經相信,信任可以換來信任,我曾經相信,我可以一個人生活下去。

我變得放縱,可不認真面對的話,我一定不會認真去做。可以略過的事情,我必然略過。永遠的笑面迎人,世界是好是壞,跟我無關。可以不交新朋友的話,盡量不交,讓自己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,多好,多安全。

每日行屍走肉,沒有靈魂。

我甚至心底某處一直在哭泣,只要在沒有人的地方,那處就會放聲啼叫。

外面的世界太危險了,還是先躲多會好了。

離校有感

本來,不想寫這一篇文章,想讓一切隨時間消去,變得無影無蹤。

最後的那天裏,我在問自己,我存在嗎?七年多的校園生活,就這完結了。像雨一下子就停了一樣,四週忽然靜了。
默靜得很可怕,像一頭怪獸。很想吶喊,然而理性讓我很冷靜。別人拍他們的照片,流他們的眼淚,而我而淡淡的看窗外雨景,靜靜聽心中那個人的吶喊,聽得我發愁。

七年前,你在此出生,你成為我的唯一朋友,因為你分享我的快樂和悲痛,你的第一次出現,改變了我的人生,你的邪惡成為我生存的基石,你為我充滿不幸的人生,找到一絲意義。我和你定下盟誓,互相扶持,誓要找出最後的真理。不要再吶喊了,我竟然傻到去請求別人伸出援手,我讓你失望了,七年生涯中,說明了你是對的。

New life

八年中學生涯完結了。

等著我的是一路怎麼的路,我不知道。在學校的最後一天,我一個人走上天台,天氣很差,總是下雨,有時,心中不快,總上天台坐,靜靜沉思。我想,如果生命中從沒有光明,何不沉寂在黑暗中?

發現自己變了很多,我開始變得麻木不仁。

我不再關心身邊一切事物,覺得一切都很無聊。我變得很容易憎恨一切,我變得拒絕分享一切,我變得自私。我不再等待有人把我從深淵拉上,我會自行爬上來,當我回來之時,我會改變一切。

為此,我不惜一切,讓一切付出沉重的代價。And nobody is gonna get in my way.

原罪

由小到大我一直被人教導「以和為貴」,我曾經深信,容忍可以解決一切問題,因為,當沖突發生時,只要其中一方容忍下去就可以平息沖突,一切都會消去無蹤,皆因人間有愛,人間有情。

SHUT UP!

一次一次的容忍,換來一次一次的欺壓。一次一次的退讓,換來一次一次的進迫。
從一開始,根本就沒存在過真正的和平,所有的一切根本就是偽善,人根本不是平等,你在窮鄉僻壤出生,生出來就注定成為富人賺錢的工具。所為的社會,只是富人間維持富裕的機制。

當你真正受難時,有多少真正捨身為你?老實說,我自己都不會這樣做,人本性自私,而由人所組成的社會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公正可言。人生時間一分一秒地流走,當你受苦,你的人生此刻就永遠無法挽回。旁觀者的憐憫,根本不可能明白,因為這是你的人生。

我父親的死,對我來說可是一個警示,他的人生一直在和社會對抗,曾經風光的他淪為問政府討飯的草根,因為生意失敗母親離我們而去,他餘下的尊嚴,隨時間的流逝而消去,天天的找尋工作卻因學歷而連面試機會也失去。在香港無親無故,連新年時,一個朋友也沒有上來說一句新年快樂,年年的利是封根本一個都沒有用上。當我們慢慢成長,漸漸明白父親的景況,當他明白他在子女前的一絲絲也尊嚴失去,他開始跟我們亂發脾氣,彷彿只要脾氣發在我們身上,你的尊嚴也回復一點,從體罰,食物,侮辱到放逐,你一步一步摧毀我的童年,不熟悉的的朋友視我為怪人,熟悉我的朋友則慢慢離我而去。

當放逐時,朋友會供給食物,金錢為你解困,可是,當時間一久,你不難發他們心中的不滿,我沒有怪我的朋友,因為,自己的事情應該由自己負責別人對你的憐憫,你沒有資格評論,縱然有朋友慢慢和我疏離,有些更和絕交,可是,我沒有憤怒,我只是心中有愧,一直再不敢深交朋友,免回來一段一段的愧疚。

父親,你成功挽回你尊嚴,卻失去我對你的愛,我視你為敵人,我們關係惡化,去到不可挽回的地步。直到你的病倒,你依然以侮辱我為樂,但是,我心中再沒有一絲憤怒,你曾經痛打我的雙手因為糖尿病的關係,形似竹枝,你曾經侮辱我的言語,現在根本唅糊不清,看到一個這樣的身體,我根本無法憤怒。但是,我表面上沒有一絲憐憫,因為,我明白,兒子的憐憫對你是一種侮辱。於是,我們就這樣溝通,你慢慢的罵,我默默的聽。

直到,你離開了。

早上,我們接到醫院的通知,我們看著醫護人員對你的搶救,場面根本沒有電影,電視上的緊張感,醫生理性的告訴我們你已經很難再進行下次的急救,我明白你下一次,就會離開我們。於是,我們在你的床前,再一次看你那殘缺不堪的身體,我離開了,我害怕面對這一切,我打給所有我認為重要的朋友,我是多麼傻,認為有人可以拯救我。很快,我父親再一次搶救了,我們在外等,到醫生出來,說你已經搶救無效,你的心臟中「強心藥」讓你名義上是一名心臟依然微動的「活人」,我妹面對這樣的你時,哭了,而我,只是呆呆的看你所謂的心跳,直到你的正式死亡,因為,我深信,你的死去,不應只值幾分鐘的淚水,我此刻的悲傷會以另一種形式表達。

你死後,打給你的社工,他卻推說因還有你的賬目沒有算清,說你的死,叫我明天先說。

我們的住處,亦可能給取回,搬向細小的單位,離開那個住了二十年的家

喪事方面亦只有一出殮就會直接火化

你的一生說明了這個社會不會對人有任何憐憫

我的朋友,不需要為我做任何事情,例如禱告,因為我不相信有神的存在,我是無神論者,我相信一切都是人性所造成,無論是善與惡,請尊重我的信仰

致我的朋友,我沒事,不需要擔心

而因好奇和以視別人哀痛為樂的人,我沒有說話跟你們說